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芜湖

诗里的那座天门山又回来了

责任编辑:侯晶晶    发布日期:2019-08-30    来源:芜湖宣传网

8月29日10时,一声轰响后,220千伏皖中长江大跨越南塔按预定目标倒下,工作人员随后宣告爆破成功,这意味着继今年3月下旬北塔拆除后,220千伏皖中大跨越在完成历史使命后谢幕。至此,天门山两岸地貌又回到了60年前。

现场震撼 113米高大塔10秒爆破拆除

当日上午9时许,记者提前来到爆破现场,大塔安静地矗立在那里,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现场,工作人员按照警戒要求执行疏散、警戒任务,公安、消防、林业等部门早已准备就绪,构筑了严密的安全保卫防线。10点整,随着指挥部工作人员“5、4、3、2、1”倒数计时过后,轰隆隆一声巨响,电塔中央及四周冒出浓浓的烟尘,在10秒钟内,天门山电塔迅速坍塌。

实施当日现场爆破工作的是中钢马矿院爆破研究所(爆破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日爆破使用了55千克炸药、设置了690余个爆破点,爆破前具体施工花费了两个月时间,爆破打眼用了两周时间,使用了塑料导爆管连接起爆器引爆,每组塑料导爆管有500米,共设置了3组,确保万一有一组发生问题,其他导爆管能发挥作用。对于为什么不用遥控引爆,该工作人员解释,这是因为考虑到现场会有手机、输电线等多种电磁波干扰。在起爆间隔一会儿后又发生一声轰鸣,工作人员解释并非有爆破点炸药未爆炸,而是南塔现场工作人员将未使用完雷管销毁。

难度极大

国内最高等级的A级工程爆破

10点15分,安全警报解除后,周边恢复平静。记者在爆破后接近现场看到,塔身倾倒,周围是一片瓦砾。原本位于爆炸现场周围的几棵大树也安然无恙,显示了此次爆破的精准和成功。

“爆破成功,达到预期。”芜湖220千伏皖中长江大跨越输电塔拆除工程项目负责人王伟介绍,由于紧邻长江,风速风向变化不定,有重点保护建(构)筑物及可供倒塌范围有限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使得220千伏皖中大跨越输电塔南塔爆破成为国内最高等级的A级工程爆破。

据介绍,皖中大跨越南塔爆破采用定向爆破倒塌方式,为确保安全及环保,芜湖供电公司一方面实行安全封锁,对长江江面实行封航;另一方面在塔体表面覆盖多层柔性和刚性防护材料,阻止飞石飞溅,并在塔体倒塌方向布置废旧轮胎墙进行缓冲。为降低爆破粉尘,采用水袋超前雾化技术。

当日,中钢马矿院爆破研究所(爆破公司)有关负责人刘为洲也证实,按国家相关标准,当日南塔爆破是复杂环境下的A级爆破工程,可以说有相当难度,随着爆破拆除,这座山又恢复到60年前的地貌。刘为洲说,在爆破前他来过多次,在不同季节、不同时间、不同天气,天门山均能让人欣赏到不一样的美景。

服役50余年

曾承担安徽唯一跨江输电重任

据悉,皖中大跨越是国内第一批、安徽第一座220千伏大跨越长江输电通道,人称“皖江第一跨”。该线路于1958年开始建设,与武汉220千伏徐巡一二回跨江塔、镇江220千伏五峰山大跨越并称中国钢筋混凝土输电塔“跨江三兄弟”。

220千伏皖中大跨越采用“耐——直——直——耐”的跨越方式,长江两岸各有一座分裂式混凝土塔,其中南岸跨越塔位于经开区大桥镇东梁山山顶,北岸跨越塔位于和县西梁山,南北跨越塔为113米等高塔,两塔跨越档距1411米。

自1960年投运到1985年的25年内,皖中大跨越一直承担着安徽唯一跨江输送通道的重任,直至1985年华东第一座500千伏过江通道荻港大跨建成,才出现第二条皖南过江通道;到2014年“昌吉——古泉±1100千伏特高压长江大跨”的顺利获批,经历50余年风雨洗礼的皖中大跨退役。

退役后,电塔出现了混凝土塔身水泥风化和局部钢筋暴露锈蚀等一些严重缺陷,对岸上行人、江上船舶及天门山景区都成了很大的安全隐患。通过专业机构安全评估后认为,两座跨越塔的安全性没有了保障,建议报废处理。2018年12月18日,皖中大跨越输电线路导地线顺利拆除。2019年3月25日,皖中大跨越输电北塔顺利爆破拆除。

告别过去

拆除是为了更好的未来

因为能直击爆破的机会不多,许多附近居民在电塔爆破前便站在安全观爆点等待。“记得小时候来天门山玩时,离很远就能看到这座高耸的电塔,当时觉得特别震撼!后来搬家了,一提起天门山,就会想起这座电塔。电塔要拆了,见证一下这难忘的一刻。”陈先生特意让别人帮忙拍一张与电塔的合影,留作纪念。

家住东梁社区的沈荣华与严本才感触更深,因为他们是南塔建设的参与者,他们站在家门口就能看到天门山与南塔。严本才今年94岁,沈荣华今年79岁。身体还很硬朗、耳聪目明的严本才告诉记者,时间倒回到1958年,他和沈荣华均是当时东梁村江口的渔业队队员,当时渔业队不像岸上居民农业生产那样繁忙,因此被悉数安排进南塔建设。

望着已经爆破后的天门山,严本才告诉记者:“当年参与建设的渔业队队员不少人也不在了,他们当时也非常年轻,相信他们如果在的话也能理解为什么要拆掉,总是为了群众生活更好。”沈荣华说:“我们是1958年就参加到建设里,开山放炮,搬石头,非常辛苦非常累,那个时代条件没现在好,甚至手套都没有,但是我们当时干劲很大,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塔修好后,不但对我们芜湖用电有帮助,对全国建设都有贡献,积极性非常高。”

巨轮畅行

长江深水航道最后障碍扫除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对于芜湖地区来说,皖中大跨越南塔的爆破,还天门山以原貌,恢复李白《望天门山》诗中所写的美好景象。此举也同时扫清了长江深水航道最后一道障碍。爆破拆除后,5万吨级货轮从海上无障碍航行至安徽芜湖港,大幅提升长江水域运力,加快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从1958年到2019年的漫长的岁月中,220千伏皖中长江大跨越输电线路如同一个见证者,亲历了安徽电力升级换代的过程和电力发展的变迁。

“老兵退伍”是因为有新一代的“尖兵力量”,在距离皖中大跨越不远处,是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输电距离最长、技术最先进的±1100千伏昌吉——古泉特高压输电线路。此外1000千伏淮芜等10条特高压、超高压线路穿梭长江两岸,西部的清洁能源正不断向中东部负荷中心输送,助力东西部地区融合发展。不仅如此,皖中大跨越的拆除让±800千伏白鹤滩输变电工程安徽段得以加速推进,完成了“新老交接”。届时,丰盈的清洁能源,将通过座座铁塔、根根银线,输送到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