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芜湖

指点家乡山水 品评鸠兹胜景

责任编辑:侯晶晶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芜湖宣传网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市有关部门组织评定了“芜湖新十景”,即赭塔晴岚、镜湖细柳、赤铸青锋、玩鞭春色、双江塔影、天门烟浪、褐山揽胜、西山灵石、马仁云壁和陶辛水韵。在评选过程中,广大市民和专家指点家乡山水,品评鸠兹胜景,不仅是对芜湖悠久历史和市政新貌的一次梳理,也是对故乡人文景观和自然风光的点睛之举。自1997年上半年启动评选,至1999年7月最终评定公布,历时两年之久。这是一件文化盛事,必然会在芜湖地方史上写下一页。

相隔六百余年 再谱山水新曲

评定一个地方的风景名胜,一般都浓缩了当地历史事件、自然景观、名人踪迹、传闻轶事、风情民俗等等,引起人们的广泛兴趣,而一旦评定公布,又会吸引骚人墨客歌咏图画,所谓“江山也要文人捧”,景以文传,山山水水又获得了新的人文意义,因而传之久远,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内容。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人创造一方的历史和文化。芜湖历史悠久,日积月累,薪火相传。到了元代延祐二年至四年间(1314-1317),主政芜湖的县尹欧阳玄,在繁忙的政事之余,邀集地方的乡绅耆宿、文人雅士,踏勘名胜古迹和山水风景,评定了八景,即赭塔晴岚、玩鞭春色、神山时雨、吴波秋月、雄观江声、蛟矶烟浪、白马洞天、荆山寒壁,史称“芜湖古八景”,并亲自为每一景点题咏一首七律。其后又有一些诗人题咏,留下一批脍炙人口的佳作。清代萧云从创作《太平山水图》,将八景悉数搜罗其中。清乾隆《芜湖县志》将八景绘图编入,民国八年《芜湖县志》所载古八景中神山时雨换作了镜湖细柳,其余七景未变。

芜湖八景评定以来600余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山川的变迁、区划的调整、人为的损毁,除赭塔晴岚尚在原处,玩鞭春色的故实由农民搬进汀棠公园还略微有迹可寻之外,其余六景,有的湮没无闻,有的残破不堪,其间也产生过一些新景点名称,如镜湖细柳、盆塘塔影、西牛望月等,但除了镜湖细柳得到公认外,其余的景点确指何处何物,众说不一,后来只是空留纸上声而已。

改革开放以来,芜湖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迅速,国内外声誉日隆,旅游业蓬勃兴起,文化活动从小剧场迈向了大社会。因此,重新推出呈现芜湖特色的有代表性的景观,对于激发市民特别是青少年了解家乡、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热情,对于我市旅游业的发展,对于进一步在国内外宣传我市的新形象,对于促进我市两个文明建设的深入发展,都有重要意义。于是决定组织开展评定“芜湖新十景”的活动。

这是自欧阳玄第一次主持评定“芜湖八景”六百余年以来的又一次品评鸠兹胜景,并取得了圆满成功,为故乡山山水水谱写了一部新曲。

文化部门牵头 多家单位联动

开发我市景观资源,是我市有识之士的共识。1996年元月,市政协的《送阅材料》(第2期)就提出了“开发我市人文景观的构想和建议”,市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期间,有11位代表也提出了相同的议案。文化部门更是责无旁贷,将此列为重要议事日程,并于当年4月份约请旅游局、建委共商评选芜湖新十景事宜,并形成了纪要。

正式启动评选十景是1997年上半年开始的。4月9日,时任芜湖市政府副市长丁光涛主持召开协调会,宣布评选活动由原来的文化局、旅游局、建委三部门,增加规划局、环保局、文联、地方志办公室、芜湖日报社、广电局等六部门,共九家组成“芜湖市十景评选及系列活动领导小组”(以下简称“领导小组”),丁光涛任组长,汪德才(时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和笔者(时任文化局局长)任副组长,各部门一名负责人参加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地点在文化局内。会上分解了任务,由各部门分头开展工作。《芜湖日报》《芜湖晚报》(现名《大江晚报》)自4月30日起连续刊登“芜湖十景评选及系列活动”的启事,评选和考察活动随即在全市范围内展开。在此之前,芜湖日报所组织的“芜湖八景”评选纳入了十景评选活动之中,成为十景评选的前期舆论准备。

评选的重要工作即景点的选择和评定,首先由各县自行挑选、推荐,市区景点由组委会办公室挑选、推荐。要求对所推荐的景点说明其历史沿革和现实意义,有图有文,并同时报送景名和释文。经过普遍挑选、推荐,仅仅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至6月底,就遴选出了一批具有我市特色、风格的景点,顺利地完成了景点的初选。

与此同时,对景点的碑牌制作、拍摄风光片、旅游环线的规划与建设、征集景点歌曲、组织征歌演唱会等各项工作,分解到有关部门后,也分头进行准备了。

专家现场踏勘 查考历史资料

就在推荐景点名单时,“领导小组”组织了一个九人评审专家组。他们是安徽师范大学孙文光、韩也良、裘士京、浦经洲,党史办姚永森,园林管理处刘文杰,开发办曹友敬,规划院葛立三,由我任组长。这几位都是对芜湖历史和地域文化颇有研究的专家、学者。

自1997年5月中旬起,专家组先后赴各县及市区景点实地考察。专家们每踏勘一个景点,都将它的历史传承、风光特点等资料提炼出来,然后集体评议,反复比较,在意见一致的情况下,最终选定了十个正式景点和五个备选景点。

专家们对景点的评定是十分慎重的。如对芜湖县如何选点,“领导小组”多次与县领导协商,并通过赴陶辛香湖公园实地考察,认为陶辛镇水乡自然风光朴实秀丽,有一定的历史文化底蕴,县领导关心、支持,乡镇领导高度重视,乡镇经济基础较好,具备了一定的规划、建设能力,发展前景甚好。县政府还及时报来“芜湖县陶辛镇关于‘香湖岛’旅游工程规划情况的报告”,使得专家们对评定陶辛香湖岛增强了信心,因此将其纳入了十景之中。对一些部门热情推荐、积极争取评定入十景的景点,专家组进行了专题研究,科学地加以分析,分别提出不同意见。有的不具备一定的文化底蕴、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很快将被超越的现代建设项目,如水电局提出要求评定的“青弋江防洪墙”,就未予采纳;有些具有一定历史地位的景点,或因布局问题,或因内涵过于单薄,如大成殿、南门老街、繁昌板子矶、南陵奎湖等等,都未能入选,但将它们列入今后开辟旅游环线的参观景点而统筹规划安排。

7月7日,组委会向市政府第130次常务会议进行了专题汇报。会议批准了十景的总体布局和初选、备选名单。

集体智慧结晶 拟定景名释文

新十景初评之后,“领导小组”开始着手拟定景名和撰写释文。这是一项细致的案头工作,要求很高,连续开过多次专家论证会,才一一敲定景名和释文。

景名拟定采取“方位+景色”的词组句式,统一为四字组成。如“陶辛(方位)+水韵(景色)”等等。景名既要有特点,又要恰如其分;既要通俗易懂,又要文辞雅训;古已有之的景名历经数百年影响深远,都全部保留,即赭塔晴岚、镜湖细柳、玩鞭春色三个,新评定的景点则需现行拟定。讨论景名时,专家们引经据典各抒己见,描述景色言辞生动,始终气氛热烈,充满学术意蕴。往往一个景点拟出多个景名,经综合评议,才最后获得通过。如“天门烟浪”,开始拟出了天门圣境、天门雪浪、天门石开、天门激浪、天门岩流、楚江天门等六个景名。经专家反复推敲,天门山矗立大江之滨,虽不高峻,但东西两山夹江而立,天造地设一座巨门,造成了“碧水东流至此回”的特有气势,因此景名离不开“水”字,而天门山江面四季之晨,“常有雾如烟”,以“烟浪”描述景色,既有“水”,又有据可考,贴切、典雅、生动。因此“天门烟浪”最终获得了一致通过。

景点释文,在当时的《芜湖日报》和《芜湖晚报》刊登征集广告之后,即有热情市民寄来文章,如有一篇写赭塔的文字竟有2000字之多。由于市民来稿出自多人之手,文风不统一,字数相差大,一般只能作参考而无法采用。专家组约请了何更生(文联)、张少林(文化局)、姜晓胜(文化馆)、葛立三(规划院)四位同志执笔撰写。要求每篇释文都是优美的散文,既是言简意赅的解说词,又是朗朗上口的导游词;文字朴实清新,华丽而不浮泛;字数控制在500字以内。四位同志都是撰文高手,不负众望,很快拟出了初稿。专家组反复审读,逐字逐句推敲,五易其稿,最后逐篇通过。

景名和释文凝结了专家们的集体智慧,是他们对芜湖新十景的智力贡献,也是他们个人学识、才华、情趣的体现,值得在此记下一笔。孙文光教授和浦经洲教授还分别赋诗填词歌之咏之,为新十景造像。

顺应时代需求 十景增辉江城

近20余年来,人们的生活状态发生了巨变,出现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即旅游。远则周游列国,近则观览家乡山水。芜湖新十景顺应了这股潮流,可谓应运而生,因此广受欢迎。现在,不仅市区景点节假日游人络绎不绝,县里景点的旅游业也有很大发展。如芜湖县陶辛水韵,现已被列入安徽省省级生态农业观光实验区,又被国家批准为4A级旅游风景区。繁昌县马仁云壁(又名马仁奇峰),游客逐年大增,不仅开放了原有的自然风光景点,而且全面进行大创新、大建设,相继建成了多种体验项目,如飞龙在天玻璃桥、绝壁天梯玻璃栈道、观光缆车、十面埋伏森林滑水等等,景区的旅游品质和核心竞争力明显提升。各地的旅游业带动了上下游产业,如交通运输、餐饮、住宿、纪念品和农副产品销售等等,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增长点。

回首新十景的评定,可以清楚地认识到,它不仅是文化事业的重要一页,也对社会经济发展产生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因此,十景为江城增辉,将在地方史上留下永恒的记忆。

新十景评定之后,我调出了文化局。原来所计划的一些活动,除了邮政局发行了新十景明信片之外,还有征集十景歌曲、组织演唱会、编辑十景诗文集、旅游环线的规划建设等等,都有待继续完成。另外,原来拟定的“双流夕照”景名,不知在什么环节变成了“双江塔影”,与“赭塔晴岚”重复一个“塔”字,显得词语贫乏,令人遗憾。

时间将考验一切,许多事物都是日臻完善的。那就留待后来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