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芜湖

镜湖:司空见惯,其实大有文章

责任编辑:侯晶晶    发布日期:2018-09-18    来源:芜湖宣传网

镜湖是芜湖人心中的宝贝疙瘩,绝大多数芜湖人都能说点它的来历和故事。但别太自信了,镜湖,它有着太多的前尘往事,太多的人文掌故,别以为能说出镜湖旧称陶塘,说出张孝祥“捐田百亩,汇而为湖”之后,就算了解镜湖了。来佛亭,你知道吗?柳春园里的那座琴余别馆是何来历,你清楚吗……

镜湖自宋代开始就是“为邑中风景最佳处”,这样一处优美的游览胜地,自然就吸引了众多达官显贵、文人墨客在镜湖之畔建起一座座私家花园别业。至清乾隆年间,规模和档次已十分可观,粗略一算,就有十几座。这些花园大部分都是亭台楼榭样样齐全,近处镜湖碧波,远处赭山翠色,真是吟诗作画、宴客酬宾的最佳处。不过时过境迁,这些花园除了归去来堂略有人知外,其他的都已湮灭无存。想要将这些花园的来龙去脉弄清楚,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这次,小编请来了一位大咖级的人物,让他带领我们沿着镜湖边走一遭。这位大咖叫黄钺,是一位很牛的清代大家,至于到底有多牛?告诉你,黄钺(1750年-1841年),字左田,生于离镜湖不远处的昇仙桥畔状元坊。他是乾隆五十五年进士,先后任礼部尚书、户部尚书,这可都是相当于正部级的职务哦。他92岁卒于芜湖。黄钺一生非常热爱芜湖,他在悠游于芜湖山水胜迹之时,不忘精心考察,钩沉旧事,写下大量反映芜湖人文风俗的诗文,这些文章,都收录在他的《壹斋集》里。这其中的《于湖竹枝词》五十首,更是亦史亦诗。

黄钺一生俭朴,乐善好施,家无豪宅绮园,但老爷子却很豁达幽默,他曾指着镜湖边的私家园林和亭榭,对身边人说:“归来后,无园亭之乐,而湖上园亭颇盛,每诣之笑曰:‘此何异我之园亭耶?’”。黄钺这番话,是不是有点“精神胜利法”的味道?镜湖是黄钺常游之地,老爷子特别细心,他不仅经常来镜湖边逛逛,还为当时镜湖之畔私家园林写下了许多的诗句。这些诗句正如黄钺所言:“因念沿湖以南六十年前池馆各有主名,改易分合,遂迷其踪,询之居人,多不能举其名,爰即向所亲历者各为一诗,以告来者。”的确,这些诗句给我们这些后人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这次,我们就将黄钺的这本《壹斋集》作为导游手册,按图索骥地寻访一番当年存在于镜湖之畔那一座座秀美的私家园林吧……

归去来堂:位于今天状元坊。

凡是芜湖人,没有不知道张孝祥的。而凡是知道张孝祥的,又几乎没有不知道归去来堂的。张孝祥这个芜湖市区唯一的一名状元,一直广受邑人爱戴。他“捐田百亩,汇而为湖”的事迹,更是芜湖家喻户晓。民国八年(1919)版《芜湖县志》记载:“镜湖,在赭山南,即陶塘。宋张孝祥捐田百亩,汇而成湖。环种杨柳芙蕖,为邑中风景最佳处。”千百年来,镜湖和张孝祥,已经演变成密不可分的共同体。人说到镜湖,就会想到张孝祥;而说到张孝祥,一定就会讲起他捐田成湖的佳话。黄钺对张孝祥是非常敬重的。他在《于湖竹枝词》五十首中的开篇之作就说:“昇平桥畔状元坊,曾寓于湖张孝祥。一自归来堂没后,顿教风月属陶塘。”诗中的“归来堂”,就是著名的归去来堂。黄钺在这首竹枝词后有注:“昇平桥,即昇仙桥,在城西,张中绍兴甲戌(1145年)状元,故宅在焉。陶塘在其坊后半里,当即‘归来’遗址。”由此可见,历史上的那座归去来堂,应在今天状元坊张三公祠(也即当年张孝祥祠堂)西北面,离镜湖约半里地。

据宋代陈廷桂《历阳典录·张祁传》记载:“祁……卜居昇仙桥西,筑堂曰归去来”,照此说法,归去来堂应是由张孝祥的父亲张祁初建于状元坊的昇仙桥西,当时张孝祥已考取状元,距今约将近900年光阴了。到清初归去来堂早已圮废,黄钺特地出面请当时的县令陈圣修“重祀来佛亭旁”。道光八年孟夏之际,黄钺在来佛亭之东澹人居重建归去来堂,它的位置应在今天烟雨墩东南面原市图书馆大楼的位置,这与原先张孝祥时代的归去来堂已经不是一回事了。

2002年,为让镜湖再添名园胜景,我市在柳春园内建起一座气势宏伟的仿古建筑,取名“归去来堂”,这已是归去来堂的第三次异址重建了。

来佛亭:大致位于今天烟雨墩的东南面,现已成被湖水所覆。

在镜湖边众多的私家花园中,来佛亭无疑是最著名的一座,这主要是与张孝祥有关。黄钺在《于湖竹枝词》中“来佛亭东即澹人居故址,割其南半以祀先生。”人们在祭拜爱国诗人张孝祥的同时,总不忘到不远处的来佛亭休息一番。来佛亭因此也成为一处胜迹。关于来佛亭的得名,黄钺在《以诗代疏·募修于湖先生祠》中说道:“因湖浮一砖,上有佛像,嵌置茶亭而名,时有老比丘尼洪姓住持其中。”他还特意为来佛亭赋诗一首:“茶亭通湖堤,空洞本无物。惟一老比丘,尝参壁间佛。”

澹人居:位于今天烟雨墩之上。

澹人居为歙县胡蔚林所置,黄钺诗云:“临水仅一椽,权舆胡居士。中有善画人,我曾观于是。”到直清初,烟雨墩的面积还比较大,它基本是与今天的柳春园相连的。因此,烟雨墩就成了当时修建别业楼台的最佳地。澹人居位于来佛亭东面。胡蔚林当时建澹人居时,并没有为这座建筑取名。澹人居的得名,缘于扬州籍画家吴云。据《壹斋集·画友录》记载:“吴云,号华阳道人,扬州人,善画墨花,有生气,芍药尤擅名,间亦作山水。”在晚清画坛,吴云芍药曾名重一时,吴云曾自称澹人居士,所以澹人居中的澹人即暗指吴云。

琴余别馆:琴余别馆位于今天柳春园内,现有仿古建筑一幢,亦名琴余别馆。

琴余别馆也系陈圣修建造。陈圣修,字岸亭,浙江山阴人。性情豪爽不羁,乾隆50年至乾隆57年任芜湖知事。著有《益善堂文集》(4卷)、《诗集》(4卷)、《审驳成案》(24卷)。陈圣修非常喜爱镜湖风景,遂在湖边构房建园,自书“琴余别馆”于门额之上。正是基于此史实,2002年,我市在原址重建一座古色古香的琴余别馆。

留春小舫:位于镜湖湖心岛附近。

留春小舫为陈圣修建。镜湖之畔的景观一带在陈圣修任内迎来一次大的改观,他将散落在镜湖的数座私家花园合而为一,“中筑留春小舫,以时觞咏”。黄钺赞道:“贤尹爱湖山,合并十之九。小舫曰‘留春’,我为置杯酒。”根据黄钺在《题陈默斋留春小舫》记载:“以兹游舫不得入,篙楫恐与罾网妨。贤侯令子今安国,爱玩一片玻璃光。”由此可见,当时黄钺往来留春小舫,是需要乘舟前往的,当时镜湖内有养鱼专业户三十一户,他们在镜湖中撒下了许多渔网,以致黄钺和友人前往留春小舫非常不方便,担心舟被渔网羁绊住。黄钺在该诗标题下有注:“(留春小舫)在芜湖城西陶塘北。”这为我们判断留春小舫的位置提供了线索。综上所述,留春小舫的位置应该在今天镜湖湖心岛附近,与柳春园、烟雨墩遥遥相对。2003年10日,在柳春园内北侧水面上重建了一座亲水平台,并在平台旁建起一座“留春亭”,大概有模仿当年留春小舫的含义吧。

一房山:又名“小西湖”,在澹人居东侧。

黄钺在《一房山课画》中说道:“一房山色翠模糊,佳客招邀六七俱。得地丛篁旬过母,掠波双燕午将雏。茶篮酒榼担徐至,文史笙竽各有娱。此会西园应不减,龙眠逝矣倩谁图。”“一房山,湖上水榭也。”一房山亦为胡蔚林所建,后属芜湖名士马千之,易名“镜湖画社”。当时一房山是芜湖文人骚客聚集之地,诸如萧云从、萧云倩兄弟,还有黄裳、方兆曾、王贤、韩铸、李亨等地方名士经常于此雅集。他们面对镜湖赭山等美景,常常笙竽齐奏,写诗作画,让一房山声名远播。

马千之即马俊,芜湖人。他住在镜湖边的这座“镜湖画社”时,将母亲也接来同住。马千之画名颇甚,尤工设色花鸟画,家虽贫,颇好客。“一房山”之侧还有一座私家花园,名曰:“桂园”。之所以叫桂园,是因园内植有许多桂树,这些桂树与园内亭台楼榭相映衬,是当时镜湖之畔众多园林中最为精致的一座。

龙家园:在镜湖西侧,今市少年宫附近。

与镜湖诸园相比,龙家园是比较低调的,极少有人提及。但其背后也是颇有渊源的。黄钺在《于湖竹枝词》(五十首)之三中说:“龙家园废柳垂阴,学圃堂开面碧浔。妾似金朋花性急,郎可莱服莫漮心。”诗后有注:“龙家园在陶塘西,学圃草堂在其东。”估计黄钺当时也没有搞清楚龙家园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只能语焉不详地描述自己看见的实景,一点也没有往日引经据典考证的“学霸”味。

耕余别业:位于柳春园西北角。

耕余别业由许仁建造。据民国八年(1919)版《芜湖县志》载:“许仁,字耕余,亦号小琴。性好施与。嘉庆十九年旱,倡捐平粜。道光三年,水决凤林圩,倡捐督修,卒于工次,圩民为位以祀之。黄钺题其像赞曰:幼习儒,壮服贾;重信义,能推与。为善于乡,多义举仁,其名姓曰许,可与言诗,可与道古。惜哉斯人,未极其绪!”

耕余别业的得名,就缘自许仁的表字。另据民国八年(1919)版《芜湖县志》记载,许仁“性好施与,嘉庆十九年旱,倡捐平粜,道光三年水决凤林圩,倡捐督修,卒于工次。圩民为位以祀之。”这个许仁很不简单,他经常乐善好施,热心于公共事业。嘉庆年间位于堂子巷的安徽文会馆搬迁至新安街新址,许仁在其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就是因为许仁、孙元镗、谢崧等旅居芜湖的徽商认为原先的会馆过于狭小,不足以壮观瞻,才集资在新安街异地重建了一座新会馆——“新安大好园”。许仁不仅是一个商人,也是一位著作等身的文学家,他著有《丛桂山房诗集》(1卷)、《丁卯集》(不分卷)。

许仁晚年还在耕余别业之旁又新建了一座丛桂山房。可惜只居住了数月便撒手人寰。黄钺对许仁一直十分敬重。许仁去世后,黄钺曾叹曰:“小山丛桂树婆娑,才得尊前几啸歌。”

同治四年,关道吴坤修捐廉修葺赭山滴翠轩,移供黄铖、王泽、许仁三石像于其间。

左园:在镜湖南侧烟雨墩与柳春园之间的湖面之间。

左园原名读画轩,读画园。右邻酒肆,为芜湖名士左维北“筑别墅于镜湖”,故后人称之为左园。黄钺《于湖竹枝词》(五十首)之四曰:“酒人散尽坐犹痴,读画堂深夜课诗。莫怪重来双鬓白,赤阑卧柳已孙枝。”诗后有注:“读画园旧名左园,右邻酒肆,在陶塘南。”据黄钺描述,左园门额上悬有汤燕生所题“左园”二字。园内有一石笋,高达丈余,观者无不称奇。左园在康熙年间曾聚集了当时芜湖的一大批文人墨客。然至嘉庆年间,左园已废,湖水已经漫过大半个园子,黄钺在《题〈独笑轩诗册〉后并序》中说:“邵子谦示我残书一册,曰〈独笑轩〉,不知何人所作,中有与查二瞻、汤岩夫、梅耦长诸人唱酬之什,盖康熙年间诸生也。又有〈招同诸子集闵园〉诗及〈读画轩记〉,记云:‘左子维北,名孝廉也。筑别墅于镜湖,名读画轩。适岩夫至,请为篆额。’今湖上休宁陈氏废园,人呼为左园,盖即维北所筑读画轩。额三十年前尚悬其中,屋久倾圮,湖水啮园址已过半矣。”

左园在黄钺生前就已经荒废。

希右园:位于今天柳春园内。

希右园最早称洪园,又名小林屋,园主金铎,西洞庭山人,与兄金辉同为丹青高手,山水花鸟无所不工。金铎与黄钺同庚,私交甚笃。金铎素喜木芙蓉,因此洪园内植有多株木芙蓉。后归陈圣修,陈尹去任之后,归王子卿,改曰“希右园”,意在效法王右军(羲之)书法艺术。黄钺认为“右”字应该还包括王右丞(王维),故在诗中说:“右军乐会稽,右丞家辋川,置君二右间,可以终残年。”其中既咏希右园,也实含作者自己诗书画兼长的艺术志趣。今在柳春园内建有一座希右亭和曲水流觞桥。

学圃草堂:具体位置不详。

“草堂屋三楹,开门面蔬圃。别去几何时,亭台遽如许。”从黄钺诗中可知,学圃草堂规模很大,前后共有房屋三楹,学圃草堂是金叶山兄弟读书处,后又成为洞庭山人公寓。洞庭山人即吴诘,字摩也,号井东,工画山水,少师恽南田,晚年画风渐似宋元诸家,所著画作,位置繁密,设色浓厚。乾隆戊申年卒于芜湖。吴诘住进此处后,将学辅草堂扩大许多倍,最后将整个花园扩建成数十楹之多的大型别墅。吴诘还特意从皖南山区购买了许多名贵树木移植于园内,仅百年银杏就达九棵。

一角山房:今烟雨墩上。

黄钺有诗:“绕屋江梅未肯红,雪花如掌扑帘栊。愚公若许移寒壁,乞与山房障北风。”诗后有注:“一角山房旧名桂园,今为马千之宅。”马千之移居于此之后,黄钺为其斋题书曰“一角山房”,还赋诗曰:“兹园富池馆,绕以桂之树。荒寒付饮山,山房我更署。”虽然黄钺在诗中并未提及一角山房的具体位置,但既然是马千之的府宅,那么肯定离同为马千之所有的一房山不远。因此,一角山房的大体位置基本上也可以锁定澹人居附近。

此外,黄钺在他的《壹斋集》中记载的镜湖四周的私家花园除了上述几座外,还有闵园、朱园、戴园、长春园、洪园等。囿于时间,就不一一带大家游玩了,你们可以在《壹斋集》中慢慢寻找,寻找那曾经的江南之美、鸠兹之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