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芜湖

峥嵘岁月 革命胆魄

责任编辑:侯晶晶    发布日期:2018-06-13    来源:芜湖宣传网

1928年12月19日,原中共芜湖特别支部书记俞昌准就义于安庆北门外刑场,牺牲时年仅20岁。他生前写下了《一把朴刀》这首诗:“……我是一柄锋利的朴刀,我能够冲锋陷阵,我会得杀魔斩妖,主人啊!我的亲爱的主人啊!使用我!充分地使用我吧!使用我,打倒帝国主义;使用我,消灭封建王朝。”

1933年春,曾担任中共无为县委书记的张恺帆面对死亡的威胁,在牢房的墙壁上写下著名的《龙华诗》:“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穷。墙外桃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

……

有许多这样的诗歌,是中华民族处在危机四伏、灾难深重的年代,战斗在芜湖的革命先驱用热血和生命写成的壮丽篇章。陈独秀、恽代英、王稼祥、任弼时、邓小平、叶挺、陈毅、粟裕、谭震林、邓子恢、李克农等,都曾在芜湖从事重要的革命活动,他们的事迹为后人所景仰。芜湖革命的历史,在中国革命历史的天空中闪烁着自己的光芒,构成了芜湖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胆魄与灵魂。

辛亥风云   薪火相传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西方列强用武力打开了中华帝国的大门,国家民族陷于巨大的灾难和被分裂的危险之中。顽固的清朝政府千方百计地拖延和阻挠变革,在与西方列强的战争中一败再败,导致中华民族处于亡国灭种的边缘。为了救亡图存,出现了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一批民主革命家,陈独秀就是其中著名人物之一。

1904年,陈独秀来到芜湖,在芜湖科学图书社的小楼上撰写了大量的文章,编辑出版《安徽俗话报》,开启民智,宣传革命,开始了安徽第一次启蒙运动。同年底,湖南革命党人的活动基地安徽旅湘公学从长沙迁至芜湖,改名安徽公学,聘请陈独秀、陶成章、刘师培、张伯纯、苏曼殊、谢无量、柏文蔚等一批誉名海内外的革命党人担任教师,吸引了各地进步青年慕名而至。1905年8月,反清革命团体岳王会在芜湖成立,陈独秀任总会长,又成立南京、安庆分会和淮北分部,芜湖成为江淮流域革命党人的大本营和革命舆论宣传的中心。

1905年夏,陈独秀与吴樾、赵声在芜湖商定了刺杀清廷王公大臣的计划,最后由吴樾实施了“怒炸出洋五大臣”的行动,在中国近代史上写下了悲壮的一笔。

1906年,为了同盟会在安徽的发展,岳王会集体加入同盟会,成为同盟会安徽分会的发展基础,壮大了安徽的革命力量,有力推动了安徽的反清革命运动。同年4月,陈独秀在芜湖创办了公立徽州初级师范学校,培养具有革命理论的师资力量,传播革命思想的种子。

由于革命党人在芜湖的活动引起清政府的警觉,为了避免革命力量遭受重大损失,从1906年底到1907年初,革命党人陆续撤离芜湖。但是,他们在芜湖播下的革命种子薪火相传,渐成燎原之势。

伟人嘱托   激流勇进

辛亥革命胜利后,1912年10月30日,孙中山先生亲临芜湖考察,在欢迎大会上对上万芜湖民众作了《群策群力 尽心国事》的演讲,要求芜湖人民以国家主人翁的地位,用各人的爱国之心,群策群力,尽心办好国家的事情,“能如是,中国前途,自有莫大之希望。”之后,中山先生又根据他对芜湖的考察,在其所著《建国方略 实业计划》中,对芜湖建设远景提出了设想和规划。

芜湖人民将中山先生的嘱托和期盼始终牢记在心,并以强烈的爱国热情去努力践行。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芜湖人民在全省率先响应,在帝国主义的军舰大炮和反动军队枪口的威胁下,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查禁洋货,学生罢课、商人罢市,从此投身到革命运动的洪流之中。

1921年,芜湖相继发生响应安庆“六二”学潮和驱逐省长李兆珍的斗争,芜湖师生是这两场斗争中最重要的力量;1922年3月,芜湖人力车工人大罢工暨劳工会成立,拉开了现代安徽工人运动的序幕;1923年10月,芜湖响应全国的反曹锟贿选斗争,遭到北洋政府的全力打压,革命运动一度陷入低潮。在团江浙皖兼上海区书记张秋人亲临指导下,重新恢复活力,在1925年相继发动“反对奴化教育,夺回教育权”和支援五卅惨案的斗争,波及全省,声震全国,引起中共中央、团中央高度关注。为了推动芜湖革命运动的发展,曾于1921年初、1925年4月两次来到芜湖进行革命宣传活动的中国革命青年导师恽代英,亲自对芜湖团组织的负责人进行指导,芜湖成为当时安徽革命运动的策源地和革命力量最为雄厚的地方。

芜湖此起彼伏、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培养出一大批以知识青年为主的革命力量,其中有生长在芜湖的李克农、阿英等人,更多的是从外地来到芜湖寻求真理和革命道路、最后在芜湖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他们中间有党和人民军队杰出的领导人王稼祥,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先驱、文学家蒋光慈,在党内享有“农民博士”“工运先驱”称誉的李慰农,著名北伐烈士曹渊,江苏省委常委兼上海工联党团书记陈原道,鄂豫皖苏区和红军的主要创建者之一薛卓汉等一批中国革命史中的重要人物,还有更多的人在全国各地从事革命活动并发挥着重要作用,这其中有许多人为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中流砥柱   风雷激荡

1924年1月20日,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人的帮助下,中国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在中共安徽党、团组织的大力帮助下,从1924年到1927年,国民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安徽迅速发展。芜湖是这一时期安徽最早建立国民党地方党部组织的地方,也是发展极其迅速、活动极具特色、国共合作非常成功的城市。

1926年4月,芜湖历史上的第一个中共党组织——中共芜湖特别支部正式成立。中共芜湖特别支部是根据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要求成立的,直属中共中央领导,也是最早见于中共中央正式文件记载的安徽的两个地方党组织之一。

早在中国共产党创立之时,陈独秀就对芜湖建党建团工作给予高度关注,在芜湖正式建党之前,已经有一些中共早期党员从外地来到芜湖从事革命活动。

首先在1923年1月成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芜湖地方执行委员会,在中共芜湖党组织成立之前起到了领导作用。第一次国共合作开始后,活动在芜湖的中共早期党员和地方团组织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为推动芜湖及全省的国共合作、开展国民革命运动起到了关键作用。

中共芜湖特别支部成立后,芜湖的革命运动有了中流砥柱。在党的领导下,芜湖市总工会、农民协会、妇女协会等革命群众团体纷纷成立,工农运动风起云涌,形成芜湖革命运动的高潮。1927年3月上旬北伐军进入芜湖。为支援北伐军攻打南京,芜湖组成前敌工作团随军开赴前线,在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芜湖前敌工作团粮秣队队长鲍达宏在攻打当涂的战斗中牺牲。

就在北伐军取得节节胜利的时候,1927年4月12日,国民党右派势力勾结地方反动势力,在上海向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举起了屠刀。4月18日,芜湖的国民党右派和青帮分子捣毁了国民党左派市、县党部,占领了总工会、农民协会、妇女协会、市学联等革命群众团体,抓捕了中共党员、革命群众17人,其中两人被押解到南京雨花台杀害。随后,国民党右派在芜湖大肆开展“清党”活动,对共产党人、民主人士和革命群众进行疯狂迫害,芜湖笼罩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

皖省中心   烽火岁月

土地革命战争开始后,中共中央认为芜湖是安徽“一个最重要的中心区域”,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决定,将在武汉成立的中共安徽省临时委员会迁到芜湖。8月上旬,中共安徽省临时委员会机关正式设在芜湖新民中学,安徽境内第一次有了统一指挥全省革命运动的领导机构。此后,中共中央又先后决定在芜湖成立中共安徽省临时委员会(二届)、中共安徽省委员会。另外,又在芜湖成立了中共芜湖(皖南)特委、中共芜湖市委、中共芜湖中心县委、中共芜湖临时中心县委等区域性党的领导机构。芜湖成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共安徽党的领导机构所在地和全省革命运动的中心,领导全省各地恢复发展党的组织,宣传发动群众,开展工农运动,举行武装暴动。

为了镇压共产党人在芜湖的革命活动,国民党当局实施了残酷的白色恐怖,在芜湖大肆搜捕共产党人、民主人士和革命群众,相继制造了“蒲草堂事件”“第二次芜案”“南陵事件”……使中共党组织屡遭严重破坏,大批共产党人被捕,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及许多安徽党的重要人物在芜湖被捕后遭到杀害。这其中,就包括王步文同志。

王步文,字伟模,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时曾化名朱华、王华、王自平。1898年1月15日出生于安徽省岳西县资福村,是安徽革命学生运动的领袖和土地革命时期中共安徽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1918年底,王步文来到安庆求学,积极投身于五四运动,成为安徽早期学生运动领导人之一。1923年参加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1年1月,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王步文来到芜湖筹建安徽省委。在他的努力下,中共安徽省委于2月15日正式成立。为了加强对省委机关所在地芜湖工作的领导,他又主持建立了中共芜湖市委。3月下旬,省委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取消了芜湖市委机构,由省委直接管理。作为职业革命者,王步文的生活是清贫的。多年的革命生涯,他的私有财产只有几只箱子,还有几件从家具行租来的旧家具。清贫的生活,更坚定了他的革命意志。

1931年4月6日,因叛徒告密,国民党破获了设在芜湖的省委机关,王步文等11人被捕。在安庆狱中,王步文受到敌人各种酷刑拷打,威武不屈,视死如归,严斥叛徒,鼓励难友坚持斗争。在他已知无法逃避敌人毒手时,还专门写报告给党中央,对安徽党的工作恢复和发展提出自己的建议。就义前他曾自吟一副挽联:“是革命家,是教育家,怀如此奇才,生而无愧;为革命死,为大众死,仗这般大义,死又何妨!”

5月31日,王步文在安庆壮烈牺牲,年仅33岁。

1991年5月,芜湖人民为纪念中共安徽省委成立暨王步文牺牲60周年,在烈士被捕的地方——镜湖之畔的柳春园建造起一座“步文亭”,象征着江城人民对王步文烈士的崇敬之心和缅怀之情。

共产党人没有被敌人的屠刀所吓倒,包括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同志,他们怀着坚定的理想和信念,冒着巨大的危险,不惜牺牲生命,继续和敌人进行殊死的斗争。在安徽革命运动处于最困难的时候,任弼时、邓小平先后于1928年9月、1931年5月来到芜湖,巡视指导安徽党的工作,使遭到重大挫折的安徽革命运动重现生机。在最黑暗的岁月里,安徽革命的风雷从芜湖响起,激荡在江淮大地。

皖江怒潮   众志成城

1937年7月全面抗日战争爆发,12月10日芜湖沦陷。

为了抗击日本侵略军,全面抗战初期以国民党川军为主的中国军队在芜湖地区进行了坚决抵抗,在疯狂进攻的日军面前虽败犹战,付出了重大的损失和牺牲。

在非常恶劣的形势下,新四军奉命开赴抗日前线。1938年5月26日,叶挺率新四军军部进驻南陵土塘,在邓子恢的直接领导下深入开展民运工作,恢复发展各地党的组织,发动群众,同一切爱国力量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形成了皖南抗战的新局面。

7月,新四军第三支队在副司令员谭震林的率领下布防红杨树、峨桥、青弋江一线。同年底,第三支队奉命进驻铜(陵)南(陵)繁(昌)地区,成为皖江抗日最前线的主力部队。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第三支队与日伪军大小战斗200余次,其中最著名的有马家园战斗、繁昌五次保卫战、南繁战役、皖南第二次反“扫荡”等,高奏胜利的凯歌。

在江北地区,1938年4月,新四军第四支队挺进舒城、庐江、无为、巢县等地,首战蒋家河口,继袭日军公路运输线,配合武汉保卫战。1939年4月,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成立,指挥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与江北游击纵队,在国民党顽固派不断挤压和“摩擦”下,坚持抗日,开展人民游击战争。

1939年1月,活动在芜(湖)当(涂)地区的新四军第二支队一部在粟裕的带领下,采用长途奔袭的战法,一举攻克日伪军在芜湖重要据点官陡门,充分展现了粟裕的军事指挥艺术和新四军英勇善战的特点。

新四军在芜湖地区不断取得战斗胜利,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战热情和最终取得抗战胜利的信心。

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后,为了重建皖江地区的抗日力量,1941年5月1日,新四军第七师在无为县白茆洲正式宣告成立。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通过坚持抗日统一战线、民主建政、创建根据地、扩大抗日武装、打击日伪军、发展经济,最后建成皖江抗日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十九块敌后抗日根据地之一。芜湖人民众志成城,为全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新四军在皖南,同人民并肩战斗抗击日军,为全国抗战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与人民群众建立了鱼水般的友情。在部队撤离时,各地群众依依不舍,洒泪为部队送行。新四军北撤到苏北江阴地区进行修整,经重新整编后,又踏上了新的征途。

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为国家的生死存亡,无数的芜湖英雄儿女战死在抗击侵略者的沙场上,抗战名将戴安澜就是他们杰出的代表。英雄的躯体与灵魂永远在芜湖的青山绿水间长眠,守护着这块他们无比热爱、为之付出生命的土地。

雄师飞渡   改天换地

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国民党主力部队被消灭殆尽,蒋介石企图凭借长江天险守住半壁江山,实现“划江而治”。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陈兵长江北岸,准备决战,打过长江,解放全中国。

芜湖至安庆江段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总前委预定的突破重点。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25、27军约20万人在无为地区集结待命。

国民党方面也预测到芜湖一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突破江防的重点,在芜湖及周边屯集了9个正规军及1个暂编纵队,共计16万人,同时在芜湖设海军第四江防区,构筑海陆空立体防线。

为了策应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芜湖城里的中共地下组织、情报站、交通站积极开展统战、策反、情报、交通和护厂、护校、护仓、护城工作,开辟第二条战线。在民主人士的大力帮助下,控制了国民党芜湖城防最高指挥机构,策反了一大批国民党军政要员和部队投诚起义,收集了大量的重要军事情报,破坏了国民党军队炸毁芜湖城的计划。在中共皖南沿江工委领导下的南陵、繁昌党组织,帮助中国人民解放军先遣渡江大队圆满完成了任务,书写了“渡江传奇”。

在江北无为地区,广大人民群众踊跃支援大军渡江,在渡江战役准备阶段,为渡江部队提供粮草、修桥铺路、制造船只、教习水性等。渡江战役发起后,船工和水手担负了为渡江大军掌舵、划船的任务,很多人在战斗中牺牲,在他们之中涌现出特等至四等功臣共计2000余名。

1949年4月20日夜,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芜湖一线率先发起渡江战役。21时左右,渡江战役第一梯队突击队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军79师235团1营3连2排5班率先在原繁昌县保兴乡夏家湖冲上长江南岸,成为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国民党精心构筑的长江防线顷刻土崩瓦解。

4月24日8时,中国人民解放军262团正式列队进入芜湖城,芜湖宣告解放。

尾声

今天,我们继续行进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回望来路,那里有革命先驱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无限大爱的忠肝义胆;有他们坚持信念、勇于奋斗、不畏牺牲的精魂赤魄,如同《正气歌》千古绝唱:“是气所磅礴,凛冽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峥嵘岁月,浩然正气,革命胆子永存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