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芜湖

“柳春园”的前世今生

责任编辑:侯晶晶    发布日期:2018-05-02    来源:芜湖宣传网

久居芜湖的人大多都有这样的体验,虽然四季分明,但是春秋颇短,夏冬漫长。也正是因为这样,芜湖人一直处于“盼春长,度春短”的状态。旧时芜湖人对春的喜欢,从众多周知的“柳春园”也能窥见一二。

如今散步于镜湖边,尚能看到横匾式大理石碑上镌刻的“柳春园”(如图),但是记者从芜湖市档案馆获悉,在芜湖的历史中,“柳春园”其实原名“留春园”。市档案馆的照片和史料皆显示,柳春园和镜湖渊源颇深,时间上是“先湖后园”,空间景致上也是相得益彰。

从陶塘到镜湖

很多来芜的外地人,多少都听说过“陶塘”,但是你若问其陶塘在哪,对方未必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不少年轻人都知“镜湖”,却不知“镜湖”实则就是“陶塘”。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南宋状元张孝祥,辞官回到故乡芜湖,即捐出良田百亩,挖掘成湖,造福桑梓。成湖之后,张孝祥将其命名为“陶塘”,以表达其追随陶渊明辞官归隐田园之情。

其后多年,从南宋到民国时期,都有官绅富豪等人士对镜湖开发建设,为之增添色彩。这其中就有座园林,叫长春园。据清人钱泳《履园丛话》记载,长春园在芜湖北门外,即原市政协以及体育场一带。后来分割成陆羽轩茶社、洪园和镜湖画社。清代一品大臣黄钺常与当地的书画家在此研究画艺。清乾隆五十年(1785年)芜湖知县陈圣修看中“长春园”,同时将长春园一带的园林重新整修,西南起自一房山,东至洪园,合并为一。新盖琴余别馆、留春舫,广植花木,改名为“留春园”。

其中“留春”一名,来源于南宋状元张孝祥的代表作《蝶恋花·怀于湖》。其中词云:“恰则杏花红一树,捻指来时,结子青无数。漠漠春阴缠柳絮,一天风雨将春去。春到家山须小住,芍药樱桃,更是寻芳处。绕院碧莲三百亩,留春待我春应许。”其中“留春”一名,摘取上引张孝祥词结句首二字,定名为“留春园”。

当时的“留春园”什么样?可能现代的我们只能在字里行间里加以联想了:“沿湖筑起土堤石岸,桃柳相间,飞燕如织;湖中遍养荷花,画舫悠然来去,波光粼粼,照映着苍翠的赭山、铁山、古塔、一览亭,宛然如汤天池锻制的铁画屏风,骚人墨客常乘画舫游湖饮酒赋诗。”

从“留”到“柳”

“留春”二字虽然暗含了对美好事物的留念与不舍,但“好景不长”,“留春园”在清代咸丰时被毁于兵火,不复当年胜景。清末以后,米捐局、美以美教会创办的弋矶山医院分院、安徽公学等,先后设立于此。随后,园址逐渐缩小,最后只存下一块地皮,几椽瓦屋,数簇花木而已,“留春园”名存实亡。后人从原本镜湖的“柳阴”、“留春”二桥的桥名中各取一字,将该园易名为“柳春园”。

新中国成立后,1957年这里曾被辟为“少年之家”。上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镜湖风景区的不断重建,曾经消逝于历史尘烟中的名胜景点又得以恢复,其中包括知春亭、柳阴亭、留春亭、希右亭、两层楼阁式的归去来堂、琴余别馆等徽派风格建筑。

从“留”到“柳”,依然有“春”。也许正因为春天短暂,才要不负春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