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芜湖

弋江路快速化改造架起“彩虹路” 十年间 弋江路上建成13座立交桥

责任编辑:罗成    发布日期:2018-04-24    来源:芜湖宣传网

编者按:日前,米市口立交全线投入试运行,标志着弋江路立交集群正式形成。立交集群快速连接经济开发区、鸠江区、镜湖区、弋江区、高新区等南北主城区,使长达16公里城市主干道全线避让红绿灯路口,极大地缓解了我市二环线的交通压力,缩短了过境车辆的通行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从弋江路第一座立交神山口立交到第十三座立交米市口立交建成,刚好过去了十年时间。十年间,弋江路改造经历了哪些历程,发生了哪些变化?这条道路的快速化对城市发展的意义又在何处?本报记者今日为你呈现。

即便远在川藏铁路隧道施工现场,中铁十局三建公司副总经理胡庆堂依然清晰地记得,2008年,芜湖首座公路立交工程——神山口立交建成时,近800名建设者欢欣雀跃的场面。

十年后。伴随米市口立交上周通车,一条畅行无阻的“彩虹路”架设在城市上空——弋江路建成13座立交桥,在长达16公里的城市主干道上全线消除红绿灯,日车流量也较10年前的不足4万辆次增加到14万辆次。

拓宽之路

作为市区南北走向的主要交通干道,弋江路与205国道共线,承担繁重的城市交通和过境交通任务。同时它也是沟通芜湖长江大桥、芜宣高速和芜湖县、南陵县间的必经之路。

“芜湖当时还没有三环路,作为二环路的弋江路,瓶颈路段多,且交通组成复杂。大卡车、农用车、三轮车混行,主线混凝土路面破损严重,通行压力和交通事故率很高。”记者从市交通运输局了解到,依据我市”十一五“城市总体规划,要理顺和完善城市道路网络,建立城市交通主骨架,构建城市组团间的快速交通。然而,当时只有15米宽的弋江路,远远不能满足芜湖经济和交通运输发展需要,与城市交通的总体规划目标也不符,改造迫在眉睫。

于是,伴随神山口立交和新袁泽桥(利民路立交)开工建设,弋江路开启了长达十年的艰难改造。

2007年,第一座立交——神山口立交的建设,就费了很多力气。“当时这里的水电、高压线等管线密如蛛网,加上拆迁,光是前期的准备就用了一年时间。”时任工程项目部经理的胡庆堂说,直到2008年春节前后,神山口立交才进入实质建设阶段。

当时,作为芜湖三大南北大通道之一,弋江路承担了全市80%的过境车流,建设者们的压力不言而喻。为此,近800名管理者和建设者夜以继日,抢抓工期,眼睛熬得像兔子。即便在数九寒天,也没有一个人当“逃兵”,而是穿着大衣在施工现场的车辆里和衣而睡。

仅仅大半年时间,2008年11月,神山口立交如约建成。几乎与此同时,新袁泽桥也启动建设。

“袁泽桥是上世纪90年代初芜湖横跨青弋江上最大、最长的一座桥,也是芜湖第一座拱桥。”时任市公路局工程部长的周正富说,新袁泽桥是在老桥基础上进行拓宽改造,变单幅桥为双幅桥,桥宽从26米提升到59米,于2010年11月通车。

在新建两桥的同时,弋江路还按64米双向八车道、城市主干路进行拓宽改造。“当年弋江路改造,可以称之为起点高、标准高、涉及超前。十年过去了,弋江路不仅是我市无可争议的景观大道,也极大满足两侧城市规划和土地开发的需求。”

提速之路

从尘土飞扬、破损的水泥路到平坦、开阔的沥青路面,拓宽改造后的弋江路迅速吸引了大量的交通流。很快,弋江路的快速化改造又提上市交通运输局的日程。“弋江路直行交通量所占比重最大,但全程有许多平交口和地面人行过街设施。受交通信号的影响,过境车辆无法快速穿越城区,区域车辆无法实现快速通行。若彻底解决以上问题,弋江路必须进行快速化改造。”

交通部门也曾做过详细的数据分析:当时弋江路全线共设19处交叉口,信号灯设置平均间距仅为465米。主城区交叉口信号灯延时总合计为610秒,受信号灯延时影响,主线通行时速由设计60千米降低为15千米。交通信号灯严重影响了直行交通通行速度。

于是,从2011年开始,弋江路以一年至少开建一座立交的速度,奋力打通城市交通内外循环——2011年,马饮立交开建;2012年,十里牌立交开建;2013年芜石路立交开建;2014年钱桥立交、黄山东路立交开建;2015年,赤铸山路立交开建;2016年,米市口立交、马塘立交开建……

今年4月20日,米市口立交开通试运行。至此,北起于鸠江区金湾,接九华北路,向南经镜湖区,跨青弋江,入弋江区,终于马饮,接芜南路的全长15.9km的弋江路已开通13座立交(含站前立交)。全线道路等级为一级公路兼城市主干路,弋江路全线平均运行速度从10年前的不足20千米每小时上升至约45千米每小时(主线桥)。

荣誉之路

作为一名养路人,市公路局直属分局南方养护公司负责人李超,对弋江路的感情很特殊。在他看来,弋江路是芜湖等级最高、舒适度最好的道路。他说,十年来,在日车流量不断刷新纪录的同时,弋江路的路况一直没有下降,除了日常和预防性养护,从没有大修过,也没有出现过交通阻断。“2008年那场大雪,弋江路因为道路等级低,交通全线阻断。今年1月,我们遭遇10年来最强降雪,芜湖在高速封闭,高铁停开的情况下,弋江路始终全线畅通!”

而胡庆堂,这名对芜湖怀有深厚感情的建设者,在这十年间几乎每年都会来芜湖转转。他说,当年标志着弋江路改造挖下的第一掊土,已成为他职业生涯中荣誉感的象征。在神山口立交建设时,妻子曾带着6岁的女儿来到芜湖看望胡庆堂。可女儿竟整整一周没有机会和爸爸碰面。“没办法。我回去的时候孩子已经熟睡,我出门的时候她还没有醒来。”

“我相信路是有生命的,他会见证城市变迁,也会把我们的祝福带到更远的地方。”即便在海拔近4000米的川藏铁路隧道施工现场,胡庆堂在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依旧铿锵有力。

 

弋江路上第一座立交——神山口立交

米市口立交两侧充满了绿色元素

记者 王世宁 文 许诚 摄